校歷
師生風采 云大首頁 > 云大風采 > 師生風采 > 正文

【人物】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景:在樸素的世界里鉆研自己的領域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10日  []

陳景院士簡介

陳景,1935年3月9日出生于云南省大理市,貴金屬冶金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云南大學教授。

陳景于1958年從云南大學化學系畢業后分配到隸屬于中國科學院冶金陶瓷研究所的昆明工作站工作;196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63年至1979年擔任昆明貴金屬研究所室副主任;1979年至1988年擔任昆貴所冶金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至2002年擔任昆貴所冶金研究室冶金重點實驗室主任、研究員;1991年至1997年擔任原有色總公司貴金屬冶金重點實驗室主任;199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05年進入云南大學化學科學與工程學院工作。

陳景長期從事鉑族金屬冶金新技術開發應用及相關物理化學研究。


陳景院士對母校云南大學的寄語

在云南大學百年校慶將到之際,我希望云南大學在第二個百年征程中,為國家出成果、出人才方面作出更多貢獻。

中國工程院院士、云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陳景是一位國民度極高的院士,近幾年他最主要的成就,是接手被嚴重砷污染的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的陽宗海治理,最終讓陽宗海砷含量達標。

這只是86歲的陳景六十多年科研生涯中被津津樂道的故事之一,他還有很多閃光的、勇攀高峰的經歷,被印在了我國科技發展的時代進程里。那些艱難爬坡過坎,偶爾也被記錄在報章媒體中。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這位院士功成名就之前和之后在探索和創造什么。今天,這位院士的身體一天天衰老,但生命的活力始終如初。

陳景在辦公室

古稀之年“跨界”治理陽宗海

位于昆明北市區某小區的家里,陳景戴著黑框眼鏡,神情和藹,從外貌上看,他和其他老人相比并沒有特別之處。唯一不同的是,他離不開氧氣瓶。即便如此,陳景總是拒絕拄拐和攙扶,話里帶著灑脫。

采訪陳景,繞不開他和團隊“跨界”治理陽宗海。

陽宗海,距離云南昆明36公里,水域面積31.9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0米,蓄水量6.17億立方米,是云南省第三大深水高原湖泊,也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

2008年,陽宗海發生震驚全國的砷污染事件,彼時砷濃度高達0.128mg/L,清澈的湖水被具有致癌毒性的砷污染,水質從多年來一直保持的II類下降為劣V類。

大型地表水砷污染的治理是世界性難題,沒有有效的技術和治理經驗可借鑒。云南省曾在2008年10月對治理陽宗海砷污染進行全球公開招標,50多家單位前來應標,最高報價達70億元。即便要價如此之高,在充分認識治理難度后,這些單位紛紛退出。

聽聞此消息,年過古稀的陳景心里不是滋味,回到實驗室后,研究冶金分離提純半個多世紀的他琢磨能不能“跨界”為陽宗海治理做些什么。

彼時,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用三年時間將陽宗海湖體砷濃度降到0.050mg/L以下,陳景不服老,決定試試。他多次試驗后發現,將三氯化鐵噴灑至水體后生成鐵砷共沉淀物,再經過一系列相變,污染物就會以礦物的形式,穩定地存在湖底。他將這種方法稱為“原位治理技術”。

陳景自信通過這種方式能“治療”好陽宗海,他將自己不斷追求的過程歸結為好勝心使然。2009年7月,他領銜的項目組正式接手陽宗海治理工作。那兩年,陳景充滿了緊迫感,他們每天用10艘噴灑船分2次在陽宗海地毯式噴灑鐵鹽溶液,在污染源未完全截斷的情況下,全湖砷濃度從劣V類水質的0.128mg/L降低至0.049mg/L,最低時降至0.021mg/L,湖體水質連續保持在II至III類。

一期任務完成,但未能把陽宗海水質恢復到污染前的II類標準,陳景并不滿意。2017年6月,云南大學再次啟動陽宗海污染二期治理項目。經過兩年多的原位修復,陽宗海全湖的平均砷濃度下降至0.030mg/L,水質明顯好轉,達到了地表水II-III類標準。

“我非常滿意,因為我們解決了一個世界性難題?!闭劶爸卫淼牟灰着c艱辛時,陳景說是信念支撐著他向前走。

今年1-5月,陽宗海全湖平均砷濃度降至0.023mg/L。陳景身體不允許,沒辦法去陽宗海實地查看,但他從學生那里聽說,湖水碧綠清澈,岸綠景美,時隔多年,再次成為周邊居民散步休閑的好去處。

陳景在陽宗海

堅韌性格造就中國工程院院士

1935年,陳景出生于云南大理一個書香世家,1948年進入云南省立大理中學(現云南省大理第一中學)就讀。中學時代留給他的印象很美好,在那個精神匱乏的年代,常有京劇團在大理演出,陳景迷上京劇,也懂得了“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堅持與不易。這種堅持與不易影響了后來的陳景,推動他在求知路上堅韌地走下去。

1954年,陳景考入云南大學化學系,1958年畢業后被分配到隸屬于中國科學院冶金陶瓷研究所的昆明工作站(現昆明貴金屬研究所)工作,從事鉑族金屬冶金分離技術的開發和理論研究。2005年回到母校云南大學,繼續從事該方面研究工作。

鉑族金屬有釕、銠、鈀、鋨、銥、鉑等6個元素,在國防安全和工業生產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與龐大需求形成反比的是,鉑族金屬在我國始終是最緊缺的礦種之一。搜索資料發現,我國鉑族金屬礦產資源遠景儲量350噸,僅占世界總儲量的0.77%,遠景儲量的0.44%。

作為重要戰略金屬,鉑族金屬相關的科研與生產是緊迫的課題。1964年,陳景前往甘肅金昌,前往中國第一大鎳礦——金川鎳礦,從事從二次銅鎳合金提取貴金屬新工藝的研究工作,以提高鉑、銠、鈀等貴金屬的分離效率。

金川鎳礦被發現于1958年,是世界著名的多金屬共生大型硫化銅鎳礦床之一,鎳金屬儲量550萬噸,列世界第8位。這里的礦石中還伴生有鈷、鉑、鈀、金等19種元素。

承擔起這項國家重點項目后,陳景放棄節假日,每天連續工作12小時以上,有時夜間還冒著零下十幾度的嚴寒,獨自進入戈壁灘中的車間做實驗。最終,整個工藝流程被打通,陳景的堅韌再次被證明。

陳景在陽宗海

1985年,該技術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因為在冶金分離中的突出貢獻,1997年,陳景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參與完成過國家急需的硝酸工業廢鉑催化網再生工藝和工業試驗研究,研究提出的處理云南金寶山低品位鉑鈀礦全濕法新工藝使中國第二大鉑族金屬資源有了可開發利用的創新技術……回顧六十多年的科研歷程,都是陳景一生為國為民、不斷攀登的體現。

一項項成果離不開科研的嚴謹。在陳景看來,只有嚴謹負責的科研態度,才能產出經得起驗證的科研成果,才能真正推動科技創新進步。云南大學副研究員王世雄做陳景的學生已13年?!八膰乐?,對科研的堅韌執著,是我最敬佩的?!蓖跏佬壅f。

計算氫分子鍵長公式,是陳景重要的研究成果。這個公式的提出,為他的研究提供了不少便利。為得出這個公式,陳景做了大量的高等數學計算。王世雄曾數次去老師家里收集手稿,先后收到90多份,約1000多頁。

看得出,作為一名科研人員,陳景對待科學研究的鉆研和認真是刻在骨子里的。他因此成為很多年輕科研工作者的榜樣,如今他的學生正帶領著更年輕的科研團隊,繼續著冶金分離技術的研究,用他的科研理論和科研精神影響著年輕人。

陳景在家中。人民網 曾智慧攝

倔強老人還想再攀高峰

“不敢當,我只是以黨員的身份要求自己?!泵棵刻岬匠删?,陳景總是謙虛地說。

他1961年入黨,黨齡已有60年。在他看來,作為一名黨員,就要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标惥坝们疤K聯作家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所寫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話激勵自己。

回首歲月,這句話在陳景身上真切地體現出來。作為一名老黨員,他努力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為培養青年學子嘔心瀝血、甘為人梯,積極參加課題組的學術討論及學院的教學研討,為學院的教學改革和人才培養出謀劃策。學生們都說,學校、家、實驗室,陳景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真正做到了踏踏實實做人,樸樸實實生活,認認真真搞研究。

生活中陳景很節儉,王世雄說,有一年去北京開會,主辦方送給老師一個手提包,他提了整整20年,后來拉鏈壞了,修不好,在學生們的勸說下,才捐到云南大學檔案館,被當作實物保留下來。

衰老是自然規律,不可抗拒,放到誰身上都一樣。陳景亦如此,工作了大半輩子,他沒有享受過晚年生活。這兩年身體抱恙,出不了門,他重拾京劇,一天不聽,就會犯癮。他還喜歡書法,云南省書法家協會的專家還曾給予其高度評價。

但,他還是把更多心思放在專業研究上,他說自己現在還是老驥伏櫪,還是想攀高峰?!爸灰劬€能看得到,耳朵還能聽得見,腦子還能思考,就一定要為子孫后代再做一些事情?!彼p輕皺了一下眉頭,頗為動情地說。

然而,衰老是陳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近幾年,他總是被人簇擁,家里拜訪者絡繹不絕。光環之外,陳景說自己不喜歡被抬高,“我沒把自己看得很偉大?!?/p>

他目前最掛念的是滇池治理,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為云南高原湖泊的治理保護貢獻自己的力量?!袄习傩蘸蛧覍ξ疫@么重視,我必須要有新突破才滿意?!蹦┝?,這位倔強的老人說。


自慰流水喷白浆免费看